文学作品

婚姻的菩提

【 字体:
2012-03-26 11:16:10  阅读次数:1046 次

婚姻的菩提

王秀华

    有幸读到简嫃的《解发夫妻》,一字指心的文字,一对解发却另有结缘的夫妻,把我看得个泪眼婆娑。
    他和她本是寻常的结发夫妻,每日里柴米油盐,却两情相悦,举案齐眉。
    本是滴水泣米的生活,却吃出般若滋味。他和她于车水马龙的乱流里安步当车,固守一份从容。
    燃香灯前,一对梵世夫妻,悲喜天生,精进修持。他说:将来是你渡我。她说:她需要他护持才行。
    浊世涌流终是挡不住的。她,解了发,求其放心,寻一自由静处,行吟自去,只管在佛前欢喜华严。他,只管守着青灯寡淡自居,不再续娶。有人电话寻她,他便对着电话说:“对不起,玉言已经过世了。”
    她捻着他赠的念珠。解了发的情缘,却结了生生世世的心缘。
    两个人的因缘相会,便于此——她渡他一生,他已在她生旁扶她一世。
    纵是解了发,便也是生生世世,不离不弃的夫妻。
    这婚姻是何等之境界呢?两颗心,从未曾因时间和空间而遥远。红尘内外,出世入世的银河两岸,两颗心灵的契守,相扶相持,生生世世。美好的爱情,不过如此!如意的婚姻,又能如何?
    文里的玉言说:婚姻有三品。上品,中品,和下品。是以身心归属而论的。
    貌合神离的婚姻是下品,有夫妻之名,无夫妻之实。
    两人每日相见,你看我别扭,我看你来气,大有掉到苦海深渊的体味。“这日子没法儿过了”!可是因为有了孩子,还得咬紧牙关,挺着!以责任为重,一辈子不就是几十年吗?“大忍忍于婚”,忍不得,便解散。为了各自的幸福,撇开责任,打马,再向前。
    打打闹闹也是一辈子夫妻,也不知哪辈子也不知哪辈子欠下的情债,果报今世彼此折磨又离不得分不开的冤家!
    玉言说中品婚姻是:有实无名。得了心得不了身,得了身却得不了心,身心总不能两全。你偷了我困在围城里的那颗心,我也偷了你的。爱是爱了,可是荒郊野外的恩爱,终不能“结庐在人境”。这局外人看得明白的悲苦,局里人已是为情所困,不能自拔。
    这种有实无名的婚姻,就是婚外情,是典型的爱别离。两个相恋的人,隔在彼此的婚姻外面,在各自的婚姻里同床异梦,与一纸婚书上的同床人交流、纠缠、行事,脑里心里却是另外一人的音容体貌、情景种种。
    这比下品婚姻更折磨人,明明是真心相爱的人,却不能朝朝暮暮厮守终身,只一道城墙便隔两个人成天涯。看城里,人家灯火温馨,相依相伴的幸福;想城外,自己孑然一身,独守凄风苦雨。这一份痛苦的担当,何等心酸!何等凄凉!
    心思动摇之间:“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”,可是爱的至高境界?心灵的相守至高无上,你的心只属于我,我的心只属于你,我们生生世世在一起,身体相离又如何?可是,人总是有欲望,有所求的。我爱你,你爱我,我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,我想与你生死契阔,又有何错?然而,在这场情感的纠缠与较量中,你我都不是佛。玉言看得通透的,我们却执迷不悟。
    上品的婚姻,自然是名实俱副。两情相悦,结同心尽了今生,琴瑟和谐,鸾凤和鸣。两人一颦一笑,一言一行,都是比翼双飞,都是心有灵犀。风雨中同苦,阳光下共甘,天地都跟着动容呢!李清照和赵明诚的婚姻也不过如此!这上品的婚姻是你我的憧憬,可遇不可求。
    我倒想着,婚姻的品档是否该与时间有些瓜葛?
    两个人的婚姻,即便是千里挑一万里挑一的上品,但昙花一现的短暂,繁华落尽的悲凉,总是不免教人遗憾和感伤。真正的上品婚姻,要经得起时间的考验和打磨,生死契阔,白头偕老的婚姻最动人。这档次可是婚姻中的奢侈品?
    人生啊,其实是一段很漫长的路程。行走其中,未来的事情,我们不可预知,也无从把握。我们向往上品婚姻,大多数却在中下等婚姻中庸碌、挣扎。我们想要的,命运偏偏不给。锣鼓一收,一场戏嘎然散场,得了什么?成了什么?又有谁弄得清楚?
    那又何毕偏执于此呢,人之用情,若能似行云流水,行于所当行,止于所当止,心便菩提了。   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