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作品

于冰霜中,嗅得梅香

【 字体:
2012-03-26 11:23:03  阅读次数:1094 次

于冰霜中,嗅得梅香

王秀华

    我们东北地区,气候是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”,一年四季,物候分明,尤其是冬至一到,人们就要掐着指头数九寒天过日子了。冰天雪地时候,除了松柏能抵抗严寒,依然在萧条的冬季,为我们贡献顽强的生命之绿外,其他树种,都还没等冬季来临,就抢着步子哗啦啦,抖着一身的繁华,落幕。
    不过,也有例外的时候。一棵长在小院里的榆树,历经一场场风雪,仍是固执地支撑着已经干燥的、绿绿的叶子,于细细的枝条上,不合时令地挺立于寒冷的北风中,一笑,傲江湖。
    那榆树,生在马路东边一户人家的后院里,邻近街道。初夏的时候被主人锯掉头顶,只剩一个笔直粗壮的主干立在院墙里面,锯了顶也还一丈有余,光秃秃的,远远高出了主人的小平楼,在墙外看它,活脱脱一个傻愣愣的粗大汉。
    到底是年轻,皴皱的树干,看似死一般沉寂,初秋,你还浑然不觉时候,就已在干顶周围呼呼啦冒出一簇簇浓密的枝条,枝条已经老成,叶子的颜色却有好几个层次,深绿的、浅绿的、翠绿的、新绿的,蓬蓬勃勃地昭示着生命的底色。
    起先,我是不大注意它的,这种锯顶的树毕竟在我们这里特别常见,我们学校的栅栏柳,每隔上两三年都要锯顶的,我想,锯了顶是为了长出更富有生命力的新枝干,就跟人体内的新陈代谢一个道理吧。可是,当该落叶都落叶的树木都落光了所有的叶子,这棵榆树依旧把持着绿叶,面不改色,并且凛然于严冬中持久地招摇、不落。这就大大令我为之诧异了,使我每次路过这里,与它面对的时候,都不免为之困惑,我常常为此绞尽脑汁,甚至去百度,都没有结论。
    为此,我请教了“五人帮”,哥几个众说纷纭,都不足以令我为之悦服。老大说是冻叶,但没具体解说,因此我并没有多留意,还为此与之争持,若是冻叶,天气暖起来解冻后不就落了吗?他没有回应,自此,便没了因果。老二竟然使出他的看家本领《周易》为我化解,觉得太玄乎,没信服。老四忽悠,说是大灾害的征兆,譬如地震。因为不具有普遍性被老二否定,老二叫我放心,只管提防一些,维系好家庭的和谐,尽量避免出现家庭矛盾就好,这更令我忐忑不安,不知如何是好了。
    直到有一天,洁向我道出了此中的玄机,我才释然。
    他说:这种叶子是吊死了。
    我问:吊死了?真个稀奇!怎么个说法呢?
    他笑:这种自然现象太平常了,在他们老家常有。就是不倒落叶时候,叶子里面的水分没有蒸发掉,突然遇到一场霜寒,结果叶子的气孔被冰霜堵塞,叶子里面的水分都被冻住了,就吊死在树上了。
   “呵呵,这可真是壮观啊!”我惊讶道。为此我们做了种种的臆想。
   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”这种凭吊的想法,真是开阔悲壮,想到杜甫的一生辗转漂泊,贫困交加,又想到诸葛亮匡扶汉室大业的雄略尚还“未捷”,便“大星遽陨”,不免陡生一腔悲凉。诸葛亮一生神机妙算,可终究还不是被命运之神所掌控?这些浓密的绿叶子,估计在秋天正努力生长的时候,也没有料到还没等自己成熟就会遭遇一场残酷的冰冻吧?若有先知,又何必做这生的努力呢?
   “不该落叶偏让落,赌气吊死树枝上。”叶子在和冰霜“赌气”?他们之间能赌什么气呢?或许是吧。叶子在本该落的季节里偏偏不落,冰霜却在不该来的时候来了,这么一僵持,叶子“夹生死”了。求生,生不得,求死,死不了,吊在瑟瑟的枝上,与风霜,与冰雪对峙着,这是怎样的一种煎熬啊?就像人间令人难以捕捉的情爱,不论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,还是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,横竖都是一场伤悲,一声叹息,一行苦泪啊!
    洁还告诉我说,这种“出师未捷身先死”的树,从此后就经霜耐岁寒了,直到新叶长出还落不完呢!这要放到情感里说事儿,岂不是新人换旧人?这真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啊!哭了整整一个冬季,只为在春光里,等待另一个灿烂的笑来替换他!唉……由来只为新人笑,有谁听到旧人哭?
    说赌气还只是想象的哀伤,想到死不瞑目就觉得有些恐怖了。一想到片片叶子上,每一个冰封的气孔都撑目圆睁,真的有如一双双永不瞑目的眼睛,我甚至觉得,我就是那罪魁祸首,当我走在它们近旁的时候,仿佛那些恶狠狠的目光齐都刷刷杀向了我。
    本是一种平平常常的自然现象,疑云解开也就释然了,却无端惹出众多莫须有的烦恼和恐怖,这又是为的哪般啊?很多问题,当我们以一种柔软、平和,清明的心来观照,自然便呈现出一种海阔天空的境界。在自然界中,我们不是常常会看见一些类似榆树叶子的现象吗?
    一株酢浆草在暴风雨中摇曳着纤弱的茎叶,柔嫩的茎上顶着一小朵粉艳艳,水灵灵的花朵。一朵小花在暴风雨中顽强地绽放,这是一朵花的尊严,也是生命的意境。
    一丛野草在狂风中左右摇摆,再怎么脆弱的茎条,依然在风后挺立,向着阳光招展。一棵野草在风中不屈地挺立,这是一棵草的勇气,也是生命的真味。
    寒风朔雪时候,一颗孤零零的果子吊在横斜的枝条上,是生命的余韵。
    花盆中,一棵干枯的仙人掌,竟涅磐重生,这奇迹是不是生命的创意呢?
    那榆树的叶子,以干燥和浓绿的姿态在寒风中矢志不渝地把持着,也算是大自然对生命的一种突发奇想的严峻考验吧?愈经风霜愈耐岁寒,来年春天时候,愈是有好风景。“不经一番寒彻骨,怎得梅花扑鼻香。”即便是一朵小花,一株野草,也能契入梅之风骨,奋斗之心灵,越是严寒,越发梅之芬芳,何况是一棵庄严的榆树?
    绝处尚能逢生,冰霜风雪,天寒地冻,再怎么恶劣的自然环境,都只当作一种考验吧,保持一种精进勇猛的姿态,做心灵的革命和跨越,一旦跨越过去,那荆棘丛林也便成了琼枝玉树了。 
    这样想的时候,我眼前仿佛已是一片春意,再轻轻一嗅,也仿佛嗅到了一缕梅的芳香。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