充闾散文

015古文今赏1

【 字体:
2019-07-12 11:18:43  阅读次数:381 次

古文今赏1




目 录

 

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先秦文(27篇)

郑伯克段于鄢(《左传》)

曹刿论战(《左传》)

季札观周乐(《左传》)

邵公谏厉王弭谤(《国语》)

苏秦以连横说秦(《战国策》)

颜斶说齐王(《战国策》)

邹忌讽齐王纳谏(《战国策》)

触詟说赵太后(《战国策》)

冯谖客孟尝君(《战国策》)

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(《论语》)

齐人有一妻一妾(《孟子》)

生于忧患死于安乐(《孟子》)

鱼我所欲也(《孟子》)

九方皋相马(《列子》)

逍遥游(《庄子》)

马蹄(《庄子》)

齧缺问乎王倪曰(《庄子》)

庖丁解牛(《庄子》)

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(《庄子》)

卜居(屈原)

劝学(荀子)

风赋(宋玉)

对楚王问(宋玉)

说难(韩非)

尧之王天下也(韩非)

扁鹊见蔡桓公(韩非)

谏逐客书(李斯)

两汉文(16篇)

过秦论·上(贾谊)

论贵粟疏(晁错)

狱中上梁王书(邹阳)

项羽本纪(司马迁)

魏公子列传(司马迁)

廉颇蔺相如列传(司马迁)

滑稽列传(司马迁)

魏其武安侯列传(司马迁)/127

报任安书(司马迁)/140

答客难(东方朔)/148

杨王孙传(班固)/152

报孙会宗书(杨恽)/155

诫兄子严、敦书(马援)/158

论盛孝章书(孔融)/160

登楼赋(王粲)/162

出师表(诸葛亮)/164

魏晋南北朝文(18篇)

与吴质书(曹丕)/169

洛神赋(曹植)/172

与山巨源绝交书(嵇康)/176

陈情表(李密)/182

兰亭集序(王羲之)/185

归去来兮辞·并序(陶渊明)/187

桃花源记(陶渊明)/190

五柳先生传(陶渊明)/192

雪赋(谢惠连)/193

登大雷岸与妹书(鲍照)/197

恨赋(江淹)/200

别赋(江淹)/203

北山移文(孔稚珪)/207

答谢中书书(陶弘景)/211

与陈伯之书(丘迟)/212

与宋元思书(吴均)/215

江水(郦道元)/216

哀江南赋序(庾信)/218

唐文(28篇)

谏太宗十思疏(魏徵)/225

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(王勃)/227

代李敬业传檄天下文(骆宾王)/232

山中与裴秀才迪书(王维)/235

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(李白)/237

与韩荆州书(李白)/239

吊古战场文(李华)/241

枕中记(沈既济)/243

师说(韩愈)/247

送董邵南序(韩愈)/249

进学解(韩愈)/251

答李翊书(韩愈)/255

张中丞传后叙(韩愈)/258

送李愿归盘谷序(韩愈)/262

祭十二郎文(韩愈)/264

送穷文(韩愈)/267

马说(韩愈)/270

捕蛇者说(柳宗元)/271

种树郭橐驼传(柳宗元)/273

贺进士王参元失火书(柳宗元)/275

愚溪诗序(柳宗元)/277

始得西山宴游记(柳宗元)/279

小石潭记(柳宗元)/281

蝂传(柳宗元)/283

陋室铭(刘禹锡)/284

阿房宫赋(杜牧)/285

书褒城驿壁(孙樵)/287

野庙碑(陆龟蒙)/290


宋文(35篇)

黄州新建小竹楼记(王禹偁)/295

唐河店妪传(王禹偁)/297

岳阳楼记(范仲淹)/299

醉翁亭记(欧阳修)/301

秋声赋(欧阳修)/303

与高司谏书(欧阳修)/305

祭石曼卿文(欧阳修)/309

六国论(苏洵)/311

爱莲说(周敦颐)/313

寄欧阳舍人书(曾巩)/314

墨池记(曾巩)/317

谏院题名记(司马光)/319

答司马谏议书(王安石)/321

读孟尝君传(王安石)/323

游褒禅山记(王安石)/324

伤仲永(王安石)/326

前赤壁赋(苏轼)/328

后赤壁赋(苏轼)/331

石钟山记(苏轼)/333

超然台记(苏轼)/335

宝绘堂记(苏轼)/337

记承天寺夜游(苏轼)/339

答谢民师书(苏轼)/340

贾谊论(苏轼)/342

晁错论(苏轼)/345

上枢密韩太尉书(苏辙)/347

黄州快哉亭记(苏辙)/349

梦华录序(孟元老)/351

金石录后序(李清照)/353

稼轩记(洪迈)/359

书巢记(陆游)/362

送郭拱辰序(朱熹)/364

观潮(周密)/366

指南录后序(文天祥)/368

登西台恸哭记(谢翱)/372

金元明文(31篇)

送秦中诸人引(元好问)/377

送张叔夏西游序(戴表元)/379

送何太虚北游序(吴澄)/381

修竹赋(赵孟)/384

录鬼簿序(钟嗣成)/386

大龙湫记(李孝光)/388

龙门记(萨都剌)/390

秦士录(宋濂)/392

送东阳马生序(宋濂)/395

司马季主论卜(刘基)/397

卖柑者言(刘基)/399

说虎(刘基)/401

瘗旅文(王守仁)/402

项脊轩志(归有光)/405

寒花葬志(归有光)/408

答茅鹿门知县书(唐顺之)/409

报刘一丈书(宗臣)/412

杂说(李贽)/414

与焦弱侯(李贽)/417

虎丘记(袁宏道)/419

满井游记(袁宏道)/422

叙小修诗(袁宏道)/424

徐文长传(袁宏道)/427

核舟记(魏学洢)/430

避风岩记(张明弼)/432

陶庵梦忆序(张岱)/435

西湖七月半(张岱)/438

湖心亭看雪(张岱)/440

柳敬亭说书(张岱)/441

五人墓碑记(张溥)/443

狱中上母书(夏完淳)/446

清及民国文(26篇)

原君(黄宗羲)/451

李姬传(侯方域)/454

口技(林嗣环)/456

大铁椎传(魏禧)/458

奇零草序(姜宸英)/461

室语(唐甄)/463

婴宁(蒲松龄)/466

促织(蒲松龄)/473

山市(蒲松龄)/477

醉乡记(戴名世)/479

狱中杂记(方苞)/481

左忠毅公逸事(方苞)/486

游万柳堂记(刘大櫆)/488

为学一首示子侄(彭端淑)/490

梅花岭记(全祖望)/492

登泰山记(姚鼐)/494

祭妹文(袁枚)/496

黄生借书说(袁枚)/500

治平篇(洪亮吉)/502

闺房记乐(沈复)/504

登扫叶楼记(管同)/507

病梅馆记(龚自珍)/509

观巴黎油画记(薛福成)/511

少年中国说(梁启超)/513

与妻书(林觉民)/520

商鞅徙木立信论(毛泽东)/523



出版社老总就编选融汇古今的好文章这一创意,征询我的意见。我说,这是一桩利在当今、泽被后世、功德无量的善举。鲁迅先生说过:“凡选本,往往能比所选各家的全集或选家自己的文集更流行,更有作用”;“评选的本子,影响于后来的文章的力量是不小的,恐怕还远在名家的专集之上”。这是就其社会效应而言;而从写作者的角度,鲁迅先生指出:“凡是对于文术,自有主张的作家,他所赖以发表和流布自己的主张的手段,倒并不在作文心,文则,诗品,诗话,而在出选本。”同时,我还进言:选本的编辑、出版,应该有所依托,按鲁迅先生提示的,“远则凭古人之威灵”、“近则由选者的名位”—要请一位名望重、学问深的权威人物来掌舵,哪怕是挂名也好。岂料,老总竟然施行“请君入瓮”的故伎,说:“已经选定了,就是您。”理由比较简单:“且不说古文功底、品藻水平、社会声望,单就您从小曾经读过多种古文选本,您该是最明了选什么、怎么选的。”

他指的是上世纪40年代,我曾就读私塾。当时按照塾师安排,先读“四书五经”,主要是发挥童年记忆力强的优势,反复背诵,基本上是“食而不知其味”;接下来是读史,《左传》、“前四史”、《资治通鉴》;然后是“诸子”,《老子》、《庄子》、《韩非子》;最后选读《古文观止》、《古文释义》、《古文辞类纂》、《经史百家杂钞》中的名篇,压轴戏是《昭明文选》,这时,确有一种“向来枉费推移力,此日中流自在行”的快感。塾师说:“《文选》烂,秀才半。只是现在不考秀才了。”

尽管反复推脱,但最后担子还是落在了肩膀上。

具体操作起来,委实不易,起码是碰到了这样三个难题—

古代传世名文浩如烟海,有如“弱水三千”,而这个选本至多容纳二百篇,这是“只取一瓢饮”。“以蠡测海”,劳作之艰辛,可想而知。好在披沙拣金,“删汰繁芜,使莠稗咸除,菁华毕出”(纪昀语)的工作,前人做得足够了,历代留下了数量可观的文学选本,可供直接借鉴;然而,那些都是前人所做的,今天,面对的是现代读者,总不能跟着前人“步亦步,趋亦趋”呀,必须具备现代眼光,体现时代精神。

衡文、选文,是一件主观性很强的事。正由于要面向广大读者,而不是自我欣赏,就不能只凭个人趣味与偏好加以抉择,而应以读者为依归,这就要切实调整视角,认真研索读者的审美需求。

选择、品藻,贵有创见,应该自具手眼,提出一己的独到见解;而面对古人与时贤海量的学术研究成果,立足于恒河沙数的读者的审美选择,以执掌文衡、唯我独尊的文昌帝君自命,固属愚妄、狂诞,可是,如果缺乏定见,依违两可,更是断然难以成事。那么,选编中应该如何处理好二者的关系?

三个问题汇聚到一个焦点上,是个“衡文标准”问题,也就是究竟什么样的文章才能称得上“中国好文章”。对此,前人之述备矣,诸如,“事出于沉思,义归于翰藻”、“言有物,言有序”、“有作用,有意思”、“美无思则浮,思无美则枯”,等等,说的都是思想性与艺术性、可读性的统一,思想震撼、心灵启迪、美的享受兼备。具体落实到文本选择上,应该是着眼于意义深、影响大、审美价值高的名篇。

正是循着这一准则,从浩瀚无涯的古代文海中,划出先秦、两汉、魏晋南北朝、唐、宋、金元明、清及民国七个畛域,遴选出一百八十一篇在文学史上有一定地位、在本文体中具有代表性的佳作。窃以为,既然称作“文章”,按照中国文学传统分类的做法,那就是除了诗歌、词曲、戏剧之外,其他都可以涵盖进来,所以,除了各体散文,也选入了少量的寓言、传奇、短篇小说。全书的体例,每篇正文之前,附简要的作者介绍,并对本文“好”之所在作扼要解读;正文后面,由毕宝魁教授加以“只求注明在具体语境中该词语之意义,能简则简,不炫博,不避难,不烦琐”的注释。

至于读者定位,大体上是高中以上文化程度的学生、职员,以及广大文学爱好者。期望他们通过这一普及文本的泛览,得窥我国历代古文名篇的概貌,深入研读之后,能够增进欣赏古典文学兴趣和品鉴能力,进而提高写作水平;如获更高层次的学人的青睐,手执一编,庶几可免检索
之劳。

限于编注者的精力和水平,本书难免存在某些纰漏,敬请方家与广大读者不吝赐教。


2013年12月                  



郑伯克段于鄢

《左传》


《左传》是我国现存最早的叙事详细的编年体史书,记述自鲁隐公元年至鲁哀公二十七年(公元前722—前468)春秋各国的重要史事,是儒家重要经典之一。《史记》上说是春秋末年鲁太史左丘明所作,但近人多认为完成于战国前期。

作为重要的史学、文学名著,《左传》以其内容丰赡,记述翔实,善于以简洁笔墨状写繁复的历史事件,刻画人物栩栩如生,而饮誉千秋。西晋时著名学者杜预曾为之作注解,并予以崇高评价:“左氏之传,史之极也,文采若云月,高深若山海。”《左传》代表了先秦史学的最高成就,对于我国史学与文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。


本文选自《左传·隐公元年》,叙述老谋深算、手段毒狠的郑庄公击败其胞弟—野心勃勃却愚妄贪婪的共叔段,以及处置嗾使其弟作乱的母亲姜氏的故事,深刻地揭露了统治集团内部争权夺势、不惜骨肉相残的真相,暴露出封建伦理道德的虚伪性。

作者精于剪裁,详略、取舍恰到好处。本来是叙事,却重点写人。在不过千字的短文中,通过充满戏剧色彩的矛盾冲突,着意刻画了庄公、共叔段、姜氏以及智者颍考叔四个个性鲜明、形象栩栩如生的历史人物。


初,郑武公娶于申1,曰武姜2,生庄公及共叔段。庄公寤生3,惊姜氏,故名曰寤生,遂恶之4。爱共叔段5,欲立之。亟请于武公6,公弗许。

及庄公即位,为之请制7。公曰:“制,岩邑也8,虢叔死焉9。佗邑唯
10。”请京11,使居之,谓之京城大叔12。祭仲曰13:“都城过百雉14,国之害也。先王之制:大都不过参国之一15,中五之一,小九之一。今京不
16,非制也,君将不堪。”公曰:“姜氏欲之,焉辟害17?”对曰:“姜氏何厌之有18!不如早为之所,无使滋蔓,蔓难图也。蔓草犹不可除,况君之宠弟乎!”公曰: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子姑待之。”

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19。公子吕曰20:“国不堪贰,君将若之何?欲与大叔,臣请事之;若弗与,则请除之。无生民心21。”公曰:“无庸,将自及22。”

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23,至于廪延24。子封曰:“可矣,厚将得
25。”公曰:“不义不昵26,厚将崩27。”

大叔完聚28,缮甲兵29,具卒乘30,将袭郑。夫人将启之31。公闻其期,曰:“可矣!”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32。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,公伐诸鄢。五月辛丑33,大叔出奔共34

书曰35:“郑伯克段于鄢。”段不弟36,故不言弟;如二君,故曰克;称郑伯,讥失教也;谓之郑志。不言出奔,难之也。

遂寘姜氏于城颍37,而誓之曰:“不及黄泉38,无相见也。”既而
悔之。

颍考叔为颍谷封人39,闻之,有献于公,公赐之食,食舍肉40。公问之,对曰:“小人有母,皆尝小人之食矣,未尝君之羹,请以遗之41。”公曰:“尔有母遗,繄我独无42!”颍考叔曰:“敢问何谓也。”公语之故,且告之悔。对曰:“君何患焉?若阙地及泉43,隧而相见44,其谁曰不然?”公从之。公入而赋:“大隧之中,其乐也融融!”姜出而赋:“大隧之外,其乐也泄泄45。”遂为母子如初。

君子曰:“颍考叔,纯孝也,爱其母,施及庄公46。《诗》曰:‘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47。’其是之谓乎?”

注释:

1 郑武公:郑国是姬姓诸侯国,国君都姓姬,武公名掘突。申是姜姓诸侯国,在今河南南阳一带。

2 武姜:春秋时期国君夫人称呼由国君谥号和女子姓氏合成。

3 寤生:逆生,难产。

4 恶之:厌恶庄公。之:代指庄公。

5 爱共叔段:偏爱共叔段。爱:有贬义。

6 亟(q#):屡次。

7 为之请制:(姜氏)替共叔段请求把制作为封地。制:地名,又名虎牢关,在今河南荥阳汜水镇西。

8 岩邑:险要的城镇。

9 虢叔:东虢国国君,曾依仗地势险要,不修德政,被郑武公所灭。

10 佗邑唯命:其他地方唯命是从。佗:同他。

11 京:地名,今河南荥阳东南,距郑国都城较近。

12 谓之京城大叔;那里的人称呼共叔段为京城大叔。大:同太。

13 祭(zh3i)仲:字足,郑国大夫。

14 雉:古代度量单位,长三丈高一丈为一雉。

15 参国之一:国都的三分之一。参:同三。

16 不度:不合礼法制度,指城墙建筑超过标准。

17 焉辟害:怎样能够避免这场灾祸?辟:通避。

18 厌:同餍,满足。

19 既而:不久。贰:两属。原来归国君管辖,现在要求也归自己管辖。

20 公子吕:字子封,郑国大夫。

21 无生民心:不要让百姓产生二心而无所适从。

22 自及:自己走向灭亡。

23 收贰以为己邑:指共叔段收原来两属的西鄙、北鄙为自己专管。

24 廪延:地名,在今河南延津北。

25 厚将得众:地盘大将会有更多百姓。

26 不义不昵:不义,指君臣关系不合礼义。不昵:指兄弟关系不亲。

27 厚将崩:土地再多也要崩溃。

28 完聚:修筑好城郭,聚集民众。

29 缮甲兵:修整好铠甲和武器。

30 具卒乘(sh9ng):准备好步兵和战车。

31 启之:为共叔段开启城门。之:代指共叔段。

32 帅:同率,率领。

33 辛丑:古代干支记日。

34 共:诸侯国名,在今河南辉县。

35 书曰:这里指孔子记载说。《春秋》为孔子所修,“经”文只一句话。

36 不弟:不遵守当弟弟的本分。

37 寘:同置。颍:地名,郑国边境城市,在今河南临颍西北。

38 黄泉:黄泉路,指死亡。

39 颍考叔:郑国大夫。颍谷:地名,在今河南登封西南。封人:管理边疆事务之官。

40 食舍肉:吃饭时把肉留下来。

41 遗(w-i)之:送给母亲。

42 繄(y~):句首语气词,无实义。

43 阙:通掘。

44 隧:挖地道。

45 泄泄:舒畅快乐的样子。

46 施(y#):推及,延续。

47 孝子不匮,永锡尔类:出自《诗经·大雅·既醉》,大意说,孝子的孝道永无穷尽,一直会影响他同类的人。



曹刿论战


《左传》


本文选自《左传·庄公十年》。在齐鲁长勺之战中,富有远见卓识的战略家曹刿主动请缨,为鲁庄公出谋划策,从战前准备、战时指挥到战后总结,都做出了正确决策与精辟分析,从而获得了以弱胜强的辉煌战果。

文章内容精彩,意蕴丰厚,提供大量规律性的认识,如关于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”的论断;关于未战看民心、方战蓄士气、既战察敌情、胜战慎追逐等“为战之道”的揭示;关于“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”的战役指挥经验;等等。

文章结构严谨,环环紧扣,步步精审;叙述层次分明,引人入胜。描情绘景,如闻其声,如见其人。


十年春1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。曹刿请见2。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
3,又何间焉4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5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6?”公曰:“衣食所安7,弗敢专也8,必以分人。”对曰:“小惠未
9,民弗从也。”公曰:“牺牲玉帛10,弗敢加也,必以信11。”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公曰:“小大之狱12,虽不能察,必以情13。”对曰:“忠之属也14,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

公与之乘。战于长勺15。公将鼓之,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,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16。公将驰之17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18,登轼而望之19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

既克20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“夫战,勇气也,一鼓作气21,再而衰22,三而竭23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24,故逐之。”

注释:

1 十年:鲁庄公十年(前684)。

2 曹刿(gu#):鲁国一平民。

3 肉食者:指贵族,当权者。

4 间:参与。

5 肉食者鄙:权贵眼光短浅。

6 何以战:依靠什么去作战。

7 衣食所安:我所享受的衣食。安:安逸,享受。

8 专:自己专用享受。

9 小惠未徧:小恩小惠不能普遍享受到。徧:通遍。

10 牺牲玉帛:祭祀用的猪牛羊和圭璧帛币。

11 必以信:一定守信义。

12 小大之狱:大小不同的诉讼事件,指官司。

13 必以情:一定按照情理公平处理。

14 忠之属:中正公平一类。

15 长勺:地名,今山东曲阜东。

16 败绩:失败。

17 驰之:指挥部队驱车追赶齐军。

18 下视其辙:下车观看敌军战车的车辙。

19 登轼:登上车前的横木。

20 既克:已经打败敌人。

21 一鼓作气:第一次敲击战鼓,战士们士气最高涨。

22 再而衰:第二次敲击战鼓,士气就开始衰落了。

23 三而竭:第三次击鼓,士气就全没了。

24 旗靡:军旗倒下了。



季札观周乐


《左传》


本文选自《左传·襄公二十九年》。记载吴国公子季札访问鲁国观赏周乐的情景。

季札号称“春秋第一流人物”,具有高超的神智器识和艺术欣赏水平,闻见所及,均能洞察其所以然,并做出恰当的评论,文章成功地塑造了他的形象。

季札评论中,虽然多以“美哉”开头,但由于所述内容“有得于声容之外”,因而并没有给人以重复、雷同之感。行文逐层摹写,节奏鲜明,语言、句式颇有特点,如通过整齐有力的十四个排比句,表达对于《颂》的高度赞赏。首尾紧相照应:以“请观于周乐”起,以“观止矣”作结。难怪《古文观止》的编者要说:“如此奇文,非左氏其孰能传之!”


吴公子札来聘1,请观于周乐2

使工为之歌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3,曰:“美哉!始基之矣4,犹未也,然勤而不怨矣!”为之歌《邶》、《鄘》、《卫》5,曰:“美哉,渊乎!忧而不困者也。吾闻卫康叔、武公之德如是6,是其《卫风》乎?”为之歌《王》7,曰:“美哉!思而不惧,其周之东乎8?”为之歌《郑》9,曰:“美哉!其细已甚10,民弗堪也。是其先亡乎?”为之歌《齐》11,曰:“美哉!泱泱乎12,大风也哉13!表东海者14,其大公乎15?国未可量也。”为之歌《豳》16,曰:“美哉,荡乎!乐而不淫,其周公之东乎?”为之歌《秦》17,曰:“此之谓夏声18。夫能夏则大,大之至也!其周之旧乎19?”为之歌《魏》20,曰:“美哉,沨沨乎21!大而婉,险而易行。以德辅此,则明主也!”为之歌《唐》22,曰:“思深哉!其有陶唐氏之遗民乎23?不然,何忧之远也?非令德之后24,谁能若是?”为之歌《陈》25,曰:“国无主,其能久乎?”自《郐》以下26,无讥焉。

为之歌《小雅》27,曰:“美哉!思而不贰,怨而不言,其周德之衰乎?犹有先王之遗民焉!”为之歌《大雅》28,曰:“广哉,熙熙乎29!曲而有直体,其文王之德乎!”为之歌《颂》30,曰:“至矣哉31!直而不倨,曲而不屈;迩而不逼,远而不携;迁而不淫,复而不厌;哀而不愁,乐而不荒;用而不匮,广而不宣;施而不费,取而不贪;处而不底,行而不流。五声和32,八风平33;节有度,守有序。盛德之所同也。”

见舞《象箾》34、《南籥》者35,曰:“美哉!犹有憾。”见舞《大武》者36,曰:“美哉!周之盛也,其若此乎!”见舞《韶濩》者37,曰:“圣人之弘也,而犹有惭德。圣人之难也。”见舞《大夏》者38,曰:“美哉!勤而不德,非禹,其谁能修之?”见舞《韶箾》者39,曰:“德至矣哉!大矣,如天之无不帱也,如地之无不载也!虽甚盛德,其蔑以加于此矣40。观止矣41!若有他乐,吾不敢请已!”

注释:

1 吴公子札:季札,吴国公子,吴王寿梦之季子。聘:访问。

2 周乐:周朝王室的音乐。鲁国是周公所封,成王曾赐给鲁国天子之乐。

3 
工:指乐工。周南、召南:周公、召公最初封地。后来长江、汉水、汝水一带隶属周朝版图,归周公、召公分别管辖,这里的乐歌称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,合称“二南”。

4 始基:开始奠定基础。

5 《邶》、《鄘》、《卫》:周初殷商地区三个诸侯国的歌曲。

6 卫康叔:周公弟弟,很贤德。武公:康叔九世孙。传说康叔和武公都是卫国历史上的贤君。

7 《王》:指《王风》,东都洛阳一带的乐歌。

8 周之东:周朝东都的乐歌。

9 《郑》:郑国的乐歌。

10 其细已甚:音节细碎已经太过分了。象征政令细碎烦琐。

11 《齐》:齐国的乐歌。

12 泱泱:深广宏大。

13 大风:博大的音乐风格。

14 表东海:在东海之表。齐国东临海。

15 大公:即姜太公,齐国开国君主。

16 《豳》:豳地的乐歌。

17 《秦》:秦地的乐歌。

18 夏声:当指气魄宏大的乐声。故后文说“能夏则大”。

19 周之旧:周朝之旧邦。秦国之地是西周京畿所在。

20 《魏》:魏国的乐歌。

21 沨沨:声音婉转而轻柔。

22 《唐》:唐地的乐歌。

23 陶唐氏:即尧,古代帝王,五帝之一。

24 令德:美好的德行。

25 《陈》:陈国的乐歌。

26 《郐》:本妘姓诸侯国,被郑武公所灭。故地在今河南新密东北。

27 《小雅》:《诗经》中一部分,和《大雅》合称“二雅”,共71篇。

28 《大雅》:《诗经》中一部分,和《小雅》合称“二雅”,共34篇。

29 熙熙:音乐声音和谐优美。

30 《颂》:祭祀宗庙之乐歌,分商颂、周颂、鲁颂。

31 至矣哉:太完美了。

32 五声和:五个音阶和谐。古代音乐分五音六律。五音是:宫、商、角、徵、羽。

33 八风平:当指八种乐器发出的声音。八种乐器是金、石、土、革、丝、木、匏、竹,也称八音。

34 《象箾(shu7)》:武舞名,执竿而舞,好像作战时刺击的动作。

35 《南籥》:文舞名,以籥伴奏的舞蹈。籥:古代乐器,即笙。

36 《大武》:即《武象》,周武王的乐舞,表演武王伐纣之场面。

37 《韶濩》:商汤的音乐。

38 《大夏》:夏禹的音乐。

39 《韶箾》:即《韶虞》,舜传位给禹时演奏的音乐。

40 蔑以加于此:没有比这更好的音乐了。

41 观止矣:视觉享受到此为极致了,没有比这更好的了。



邵公谏厉王弭谤


《国语》


《国语》是一部国别体的史书,记载西周末年和春秋时期五百余年间周、鲁、晋等八个国家的重要史实。记言多而叙事少,与以叙事为主的《左传》恰成鲜明的对照。旧说为鲁国史官左丘明所作,近人考证,倾向是战国时期作品。


本文选自《周语》。厉王为西周最大的暴君,横征暴敛,贪婪残忍,民不堪命。邵穆公直言劝告,厉王不仅不加悔改,反而变本加厉,派遣卫国“神巫”四出监视民众,大肆屠杀、镇压。结果不出三年,民众便掀起暴动,把他放逐到彘地。

文章重点是中间三段邵公的话:前段、后段设喻,中间正面说明。围绕不能止谤这个主题,层层设喻,反复申讲,极尽论说之能事。语意委婉,辞锋犀利,笔势纵横,堪称说理的妙文。


厉王虐1,国人谤王。邵公告曰2:“民不堪命矣3!”王怒,得卫巫4,使监谤者。以告,则杀之。国人莫敢言,道路以目5

王喜,告邵公曰:“吾能弭谤矣6,乃不敢言。”

邵公曰:“是障之也。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。川壅而溃,伤人必多,民亦如之。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,为民者宣之使言。

“故天子听政,使公卿至于列士献诗7,瞽献曲8,史献书9,师箴10,瞍赋11,矇诵12,百工谏13,庶人传语14,近臣尽规15,亲戚补察16,瞽、史教
17,耆、艾修之18,而后王斟酌焉,是以事行而不悖。

“民之有口也,犹土之有山川也,财用于是乎出;犹其有原隰衍沃
19,衣食于是乎生。口之宣言也,善败于是乎兴20。行善而备败21,所以阜财用衣食者也22。夫民虑之于心而宣之于口,成而行之,胡可壅也?若壅其口,其与能几何23?”

王弗听,于是国人莫敢出言。三年,乃流王于彘24

注释:

1 厉王:周厉王,名胡。虐:残暴。

2 邵公:邵穆公,名虎,周之卿士。

3 民不堪命:人们受不了这种暴政了。

4 卫巫:卫国的巫者。

5 道路以目:人们在道路上相遇而不敢交谈,只能用眼神交流,敢怒不敢言。

6 弭谤:消除、制止不满意的语言。

7 公卿:高级官爵。列士:一般官爵。献诗:进献讽谏的诗。

8 瞽献曲:盲人乐师献乐曲。

9 史献书:史官向天子献历史书籍,使天子知道政体作为借鉴。

10 师箴:师傅向天子进有劝诫意义的格言。

11 瞍赋:无眸子的盲人用赋诵方式进言。

12 矇诵:矇:有眸子而看不见的盲人。诵:不配音乐的诵读。

13 百工:为王从事各种特殊技艺的人。

14 庶人传语:平民通过其他渠道向天子传递意见。

15 近臣尽规:王左右的人尽规谏的责任。

16 亲戚补察:王的同宗弥补监察王的行为。

17 瞽、史教诲:即前文的“瞽献曲”、“史献书”。

18 耆、艾:六十岁曰耆,五十岁曰艾。修:修饰,润色。

19 原:平原。隰:湿地。衍:低下平坦之地。沃:低下有水源之地。

20 善败:善政与败坏的政治。

21 行善而备败:推行好的政治,防备败坏的政治。

22 阜:本义是高起的土山,这里引申为增多的意思。

23 与:赞成、支持。几何:多少人。

24 彘:地名,在今山西霍县境内。



苏秦以连横说秦


《战国策》


《战国策》是继《左传》、《国语》之后,另一部具有重要价值的史书,与《国语》一样,亦为国别体,上继春秋,下迄秦汉之际,专门记述这一时期游说之士的策谋与言论,也反映了部分义勇之士的人生风采。它是研究战国历史的重要典籍,而且文学特色十分突出。司马迁撰写《史记》,关于战国时期人物、事件的取材,主要是参考这部著作。它的作者,向无定论,有些学者考证为各国史官与一些谋臣策士,西汉时刘向作了编校,定名为《战国策》,共三十三篇。


本文选自《秦策》,记述当时著名策士苏秦游说各国,由困顿而通显的过程。

在作者笔下,苏秦始而以连横家面目出现,怂恿秦王用战争征服六国,“书十上,而说不行”,遂像川剧表演那样,“变脸”为合纵家,遍游山东各国,献策合力抗秦,同样说得头头是道,翻云覆雨,鼓浪掀波,策士形象跃然纸上。而通过说秦之困顿与说赵之通显的铺张夸饰的对比,描形拟态,夹叙夹议,更把“贫穷则父母不子,富贵则亲戚畏惧”的浇薄人情、炎凉世态揭露无遗。行文铺张夸饰,气势充盈,或可视为汉赋的滥觞。


苏秦始将连横1,说秦惠王曰2:“大王之国,西有巴、蜀、汉中之
3,北有胡貉、代马之用4,南有巫山、黔中之限5,东有肴、函之固6。田肥美,民殷富,战车万乘,奋击百万7,沃野千里,蓄积饶多,地势形便,此所谓天府,天下之雄国也。以大王之贤,士民之众,车骑之用,兵法之教,可以并诸侯,吞天下,称帝而治。愿大王少留意8,臣请奏其效。”

秦王曰:“寡人闻之:毛羽不丰满者,不可以高飞,文章不成者9,不可以诛罚,道德不厚者,不可以使民,政教不顺者,不可以烦大臣。今先生俨然不远千里而庭教之10,愿以异日11。”

苏秦曰:“臣固疑大王之不能用也。昔者神农伐补遂12,黄帝伐涿鹿而禽蚩尤13,尧伐兜14,舜伐三苗15,禹伐共工16,汤伐有夏17,文王伐崇18,武王伐纣19,齐桓任战而伯天下20。由此观之,恶有不战者乎?古者使车毂击驰,言语相结,天下为一,约从连横21,兵革不藏。文士并饰,诸侯乱惑,万端俱起,不可胜理。科条既备22,民多伪态,书策稠浊23,百姓不足。上下相愁,民无所聊24,明言章理25,兵甲愈起。辩言伟服,战攻不息。繁称文辞,天下不治。舌弊耳聋,不见成功,行义约信,天下不亲。于是乃废文任武,厚养死士,缀甲厉兵26,效胜于战场27。夫徒处而致利,安坐而广地,虽古五帝三王五伯,明主贤君,常欲坐而致之,其势不能。故以战续之,宽则两军相攻,迫则杖戟相橦28,然后可建大功。是故兵胜于外,义强于内,威立于上,民服于下。今欲并天下,凌万乘29,诎敌国30,制海内,子元
31,臣诸侯,非兵不可。今不嗣主,忽于至道,皆惛于教32,乱于治,迷于言,惑于语,沈于辩,溺于辞。以此论之,王固不能行也。”

说秦王书十上而说不行,黑貂之裘弊,黄金百斤尽,资用乏绝,去秦而归,羸縢履33,负书担橐34,形容枯槁,面目犁黑35,状有归色36。归至家,妻不下37,嫂不为炊。父母不与言。苏秦喟叹曰:“妻不以我为夫,嫂不以我为叔,父母不以我为子,是皆秦之罪也。”乃夜发书,陈篋数
38,得太公阴符之谋39,伏而诵之,简练以为揣摩40。读书欲睡,引锥自刺其股,血流至足,曰:“安有说人主,不能出其金玉锦绣,取卿相之尊者乎?”期年41,揣摩成,曰:“此真可以说当世之君矣。”于是乃摩燕乌集阙42,见说赵王于华屋之下,抵掌而谈,赵王大悦,封为武安君43。受相印,革车百乘,锦绣千纯,白璧百双,黄金万镒,以随其后,约从散横以抑强秦44,故苏秦相于赵而关不通45。当此之时,天下之大,万民之众,王侯之威,谋臣之权,皆欲决苏秦之策。不费斗粮,未烦一兵,未战一士,未绝一弦,未折一矢,诸侯相亲,贤于兄弟46。夫贤人在而天下服,一人用而天下从,故曰:式于政不式于勇47;式于廊庙之内48,不式于四境之外。当秦之隆,黄金万溢为用49,转毂连骑50,炫熿于道51,山东之国从风而服,使赵大重。且夫苏秦,特穷巷掘门桑户棬枢之士耳52,伏轼撙衔53,横历天下,廷说诸侯之王54,杜左右之口,天下莫之能伉55

将说楚王,路过洛阳,父母闻之,清宫除道56,张乐设饮,郊迎三十里。妻侧目而视,倾耳而听。嫂蛇行匍伏,四拜自跪而谢57。苏秦曰:“嫂何前倨而后卑也?”嫂曰:“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58。”苏秦曰:“嗟乎!贫穷则父母不子59,富贵则亲戚畏惧。人生世上,势位富贵,盖可以忽
乎哉60?”

注释:

1 苏秦:战国时洛阳人,著名纵横家,和张仪齐名。

2 说(shu#):劝说。秦惠王:秦国国君,秦孝公之子,即位后杀掉商鞅。

3 
巴:今四川东部。蜀:今四川西部。汉中:今陕西秦岭以南地区。当时三地还未归秦,但交通频繁,故言西有其利。

4 胡貉(h9):西北地区产的野兽,类似狐狸,毛皮可为裘。代:今山西、河北两地北部,产马。

5 
巫山:山名,在今四川巫山东。黔中:地名,在今湖南沅陵西。限:限制,这里是险要屏障的意思。

6 肴:同殽,山名,在今河南洛宁。函:函谷关,在今河南灵宝西南一里许。

7 奋击:奋勇作战的士兵。

8 少:稍微。

9 文章:这里指法令条文。

10 俨然:很严肃认真。庭教:到朝堂上来指教。

11 异日:他日。以后的委婉说法。

12 神农:传说中远古帝王,农业和医药的发明者。补遂:古国名。

13 涿鹿:古地名,在今河北涿鹿南。蚩尤:传说中的九黎族首领。

14 (hu`n)兜:尧臣名。

15 三苗:古族名,也称苗、有苗,在今湖北武昌、湖南岳阳、江西九江一带。

16 共工:古代部族。

17 汤伐有夏:指商汤伐夏桀。

18 文王伐崇:文王伐崇侯虎。崇:古国名,在今陕西户县东。

19 武王伐纣:指周武王伐商纣王事。

20 任:担当。伯:同霸。

21 约从连横:南北为纵,即东方六国结盟为约从;东西为横,秦和六国分别联合则为连横。是当时各国外交的不同策略。

22 科条:规章制度。

23 书策稠浊:法规制度条文多而混乱。

24 聊:依赖。

25 明言章理:非常明显的道理。

26 缀甲厉兵:建造铠甲,磨砺兵器。

27 效胜于战场:在战场上较量胜负。效:通较。

28 杖戟相橦:挺着枪戟撞击搏斗,指短兵相接。

29 凌万乘:侵犯战胜有万辆战车的大国。

30 诎敌国:使敌对的国家屈服。诎:同屈。

31 子元元:以广大人民为子。元元:人民。

32 惛于教:对于教化不明确。惛:昏暗不明。

33 羸縢履:绑着裹腿穿着草鞋。羸(l9i):同缧,缠绕。縢:绑腿布。(ju8):草鞋。

34 负书担橐:背着书箱,挑着行李。

35 面目犁黑:脸色很黑。犁:通黧。

36 归:通愧。

37 :纺织机。

38 陈篋:摆开书箱。

39 阴符之谋:指兵书。太公:即姜太公吕尚。

40 简练以为揣摩:挑选精彩的部分反复学习。

41 期年:一周年。

42 摩燕乌集阙:到王宫去。摩:接近,这里引申为到达。燕乌集阙:当是楼观名。古代君王所居之处,在城门有左右两个对称之楼观,称阙。

43 武安:地名,在今河北武安。

44 约从散横:说服六国建立合纵联盟拆散连横,共同抗击秦国。

45 关不通:指函谷关不通。函谷关是秦国和六国联系的通道,因六国共同抗秦而函谷关的交通断绝。

46 贤于兄弟:比兄弟之间还亲近。

47 式:运用。

48 廊庙:朝廷。

49 溢:通镒。

50 转毂连骑:跟随着许多车辆和骑马之人。

51 炫熿于道:在道路上很炫耀。炫熿:同炫煌。

52 掘门桑户棬枢:形容苏秦家很贫穷,住宅简陋。掘门:同窑门,简陋之门。桑户:用桑木做的门。棬枢:用树条当门枢。

53 伏轼撙衔:悠闲自得貌。伏轼:弯身伏车前横木上。撙衔:拉着马缰绳。

54 廷说:在朝廷上说服。

55 伉:通抗,抗衡、匹敌。

56 清宫除道:收拾房屋,打扫街道。

57 谢:赔礼道歉。

58 季子:兄弟间最小的。或说是苏秦的字。

59 父母不子:父母不以为子。

60 盖:通盍,何的意思。



颜斶说齐王


《战国策》


本文选自《齐策》。通过记述齐国隐士颜斶与齐王直言争辩,讨论君王与士子孰尊孰卑问题,刻画其高贵身份、卑视王侯、秕糠富贵、“清静贞正以自虞”的思想品格。

颜斶与前一篇诡善变、舌底澜翻,毫无节操可言的策士苏秦,恰成鲜明的对比。他们面见的同是齐宣王,苏秦是“再拜”(见《苏秦列传》),而颜斶则是直呼“王前”,并且宣称“士贵,王者不贵”,一洗战国时期卑污的士气,读来令人痛快淋漓,心神为之一爽。当然,在“手握王权,口含天宪”的至尊面前,一个普通的读书士子,竟然敢于同国王比并高贵,敢于让君王趋前礼士,也只有在“诸侯争养士”、“士无定主”的战国时期才有可能。

文章主要是运用对话形式,来展现人物品格、表述思想观点;对话用语简洁精练,顿挫有力。前人赞扬它“起得唐突,收得超忽”,颇得作文三昧。


齐宣王见颜斶曰1:“斶前2。”斶亦曰:“王前。”宣王不说。左右曰:“王,人君也,斶,人臣也。王曰‘斶前’,斶亦曰‘王前’,可乎?”斶对曰:“夫斶前为慕势,王前为趋士3。与使斶为慕势,不如使王为趋士。”王忿然作色曰:“王者贵乎?士贵乎?”对曰:“士贵耳,王者不贵。”王曰:“有说乎?”斶曰:“有。昔者秦攻齐,令曰:‘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4,死不赦。’令曰:‘有能得齐王头者,封万户侯,赐金千镒5。’由是观之,生王之头,曾不若死士之垄也。”

宣王曰:“嗟乎!君子焉可侮哉?寡人自取病耳6!愿请受为弟子。且颜先生与寡人游,食必太牢7,出必乘车,妻子衣服丽都8。”颜斶辞去曰:“夫玉生于山,制则破焉9,非弗宝贵矣,然太璞不完10。士生乎鄙野,推选则禄焉,非不得尊遂也,然而形神不全11。斶愿得归,晚食以当肉,安步以当车,无罪以当贵,清静贞正以自虞12。”则再拜而辞去。

君子曰:“斶知足矣!归真反璞,则终身不辱。”

注释:

1 颜斶(ch&):齐国隐士。

2 斶前:颜斶往前来。

3 趋士:主动接近士人,礼贤下士。

4 柳下季:又称柳下惠,即展禽,鲁国贤士,采邑在柳下,惠是谥号。垄:坟头。樵采:砍柴。

5 镒:古代重量单位,二十两为一镒。

6 病:羞辱。

7 太牢:古代祭祀最隆重者为太牢,即猪、羊、牛三牲俱全。无牛则称少牢。

8 丽都:华丽高档。

9 制则破焉:璞加工后成玉,但要将原始状态的璞刺破。

10 太璞不完:本初状态的璞便不完整了。

11 形神不全:指精神就不能完全独立自由了。

12 清静:无烦心之俗事,心情自然清明平静。贞正:忠贞正直。自虞:自己快乐自己。



邹忌讽齐王纳谏


《战国策》


本文选自《齐策》。文中记述了一位头脑清醒、善于观察事物、坚持实事求是的政治家,以自己切身的感受规劝齐威王实施政治改革,开放言论,广泛听取各方面意见,从而实现齐国大治的故事。

邹忌可贵之处,不仅在于他有求真务实的精神和独立思考的态度;而且,作为一个高官,能够注重研究日常琐事,从闺房絮语中悟出处人处己处世以至治国理政的深刻道理。

文章抓住邹忌与城北徐公媲美这个情节的核心,集中展开故事。作者刻画人物,不重于形体描绘,而是着重对人物举止细节的摹画和对话的细微差别。通过心理描写、细节刻画、场景摹绘,惟妙惟肖地塑造出邹忌这个典型人物形象。遣词用字十分考究,比如,文中多处用“窥镜”、“熟视”字眼,“窥”是暗自审视,“熟”是细细端详,这样就把他细致品评他与徐公容貌的内心世界传神地表现出来。


邹忌修八尺有余1,而形貌昳丽2。朝服衣冠,窥镜,谓其妻曰:“我孰与城北徐公美3?”其妻曰:“君美甚,徐公何能及公也!”城北徐公,齐国之美丽者也。忌不自信4,而复问其妾曰:“吾孰与徐公美?”妾曰:“徐公何能及君也?”旦日5,客从外来,与坐谈,问之:“吾与徐公孰美?”客曰:“徐公不若君之美也!”明日,徐公来,孰视之6,自以为不如;窥镜而自视,又弗如远甚。暮寝而思之,曰: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妾之美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于我也。”

于是入朝见威王7,曰:“臣诚知不如徐公美。臣之妻私臣,臣之妾畏臣,臣之客欲有求于臣,皆以美于徐公。今齐地方千里,百二十城,宫妇左右莫不私王,朝廷之臣莫不畏王,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:由此观之,王之蔽甚矣。”

王曰:“善。”乃下令:“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,受上赏;上书谏寡人者,受中赏;能谤讥于市朝,闻寡人之耳者,受下赏。”令初下,群臣进谏,门庭若市;数月之后,时时而间进;期年之后,虽欲言,无可进者。

燕、赵、韩、魏闻之,皆朝于齐。此所谓战胜于朝廷。

注释:

1 邹忌:齐国人,曾任齐相。修:长,指身高。

2 昳(di9)丽:光彩照人,美貌。

3 孰与:表示比较。“孰与徐公美”就是与徐公谁美。

4 不自信:自己不相信。

5 旦日:天亮后,指白天。

6 孰:同熟,仔细。

7 威王:名田因齐,又作田婴齐。



触詟说赵太后


《战国策》


本文选自《赵策》。记述在秦军围赵的危急时刻,左师触詟经过一番腾挪闪展,终于说服赵太后,同意派幼子出质于齐,从而换得齐国出兵援赵的故事。

触詟谈话的艺术很高明,开始全似无关紧要的闲聊;逐步找到能够相互沟通的话题,进而引起谈话的兴致—这样,太后就在不知不觉中入彀了;最后,正面进行说服。

文章妙处,在于通篇尽是琐碎之笔,宛如悠然缓步,闲散之极,到关键处才亮出危言警语。此其一;其二,体贴妇人舐犊情深、尤其疼爱幼子的天性,完全剔除政治用语,设置有效的圈套,最终导入何为真爱、何为远谋的见解;其三,内容、情节充满戏剧性,形式恰如一场话剧,人物对话也富于形象化、性格化。


赵太后新用事1,秦急攻之。赵氏求救于齐,齐曰:“必以长安君为
2,兵乃出。”太后不肯,大臣强谏。太后明谓左右:“有复言令长安君为质者,老妇必唾其面。”

左师触詟愿见太后3,太后盛气而揖之。入而徐趋,至而自谢4,曰:“老臣病足,曾不能疾走,不得见久矣,窃自恕,而恐太后玉体之有所郄也5,故愿望见太后。”太后曰:“老妇恃辇而行6。”曰:“日食饮得无衰乎?”曰:“恃鬻耳7。”曰:“老臣今者殊不欲食,乃自强步,日三四里,少益嗜食8,和于身。”太后曰:“老妇不能。”太后之色稍解。

左师公曰:“老臣贱息舒祺9,最少,不肖10;而臣衰,窃爱怜之。愿令得补黑衣之数11,以卫王宫。没死以闻12。”太后曰:“敬诺。年几何矣?”对曰:“十五岁矣。虽少,愿及未填沟壑而托之13。”太后曰:“丈夫亦爱怜其少子乎14?”对曰:“甚于妇人。”太后笑曰:“妇人异甚。”对曰:“老臣窃以为媪之爱燕后15,贤于长安君。”曰:“君过矣!不若长安君之甚。”左师公曰: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。媪之送燕后也,持其踵16,为之泣,念悲其远也,亦哀之矣。已行,非弗思也,祭祀必祝之,祝曰:‘必勿使反17。’岂非计久长,有子孙相继为王也哉?”太后曰:“然。”

左师公曰:“今三世以前18,至于赵之为赵19,赵主之子孙侯者,其继有在者乎?”曰:“无有。”曰:“微独赵20,诸侯有在者乎?”曰:“老妇不闻也。”“此其近者祸及身,远者及其子孙。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?位尊而无功,奉厚而无劳,而挟重器多也。今媪尊长安君之位,而封之以膏腴之地,多予之重器,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,一旦山陵崩21,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?老臣以媪为长安君计短也,故以为其爱不若燕后。”太后曰:“诺,恣君之所使之22。”于是为长安君约车百乘23,质于齐,齐兵
乃出。

子义24闻之,曰:“人主之子也,骨肉之亲也,犹不能恃无功之尊,无劳之奉,而守金玉之重也,而况人臣乎!”

注释:

1 赵太后:即赵威后,赵惠文王之妻,惠文王死其子尚小而执政。

2 质:即人质。先秦时期,两国结盟往往各以对方之主要成员为抵押。

3 左师触詟:左师:官名。触詟:人名。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《战国策》残本及《史记·赵世家》均作“触龙言”、“触詟”当是触龙。

4 谢:谢罪,赔礼道歉。

5 郄:同郤,空隙,这里指毛病。

6 恃辇:依靠小车。辇:一种人牵引的轻便小车。

7 恃鬻:依靠稀粥。

8 少益嗜食:稍微增加点儿食欲。

9 贱息:谦称自己的儿子。息:子息,儿子。

10 不肖:不贤,没有出息。也是谦词。

11 补黑衣之数:在宫廷卫士中占个名额。当时赵国宫廷卫士穿黑衣服。

12 没死以闻:冒死向您请求。没死:冒死,表示敬畏。

13 未填沟壑:没有死亡。

14 丈夫:这里指男人。

15 媪:古时称老年妇女。燕后:赵太后女儿,出嫁到燕国为后。

16 持其踵:意谓拉着女儿不愿意让离开。踵:脚后跟。

17 必勿使反:一定不要让她回来。古代诸侯之女嫁到外国为后,或被遗弃,或国家被灭,方能回归娘家。

18 今三世以前:从现在往前推三代以前。

19 赵之为赵:指赵国立国。赵国和韩国、魏国三家分晋,周天子在公元前403年才封三国为诸侯。

20 微独赵:不仅仅是赵国。

21 山陵:国君,这里指赵太后。崩:君主死称驾崩。

22 恣:随意、任凭。

23 约车百乘:准备好一百辆车。

24 子义:赵国之贤士。



冯谖客孟尝君


《战国策》


本文选自《齐策》。战国时期,群雄角逐,为了争霸图强,竞相罗致人才,大兴“养士”之风。齐国的孟尝君,以善养士而拔得头筹,门下食客有三千之众,冯谖便是其中一员。本篇集中写了冯谖以其远见卓识为孟尝君“谋三窟”(焚券市义、谋复相位、在薛建立宗庙),以巩固其政治地位的故事。

整篇文章成功地塑造了两个人物—对于冯谖,作者是以赞赏的眼光着墨的,但方法却是欲扬先抑:“贫乏不能自存”、“客何好?无好也”、“客何能?无能也”;却所求甚多,三弹长铗,倚柱而歌,显出一副平庸、贪婪姿态,以致左右“皆笑之”、“皆恶之”、“以为贪而不知足”。不过,这只是表象,实际上,其人却是虑远谋深,识见超群,不同凡响。文章突出了他诙谐、狂放,充满自信的个性特征。

而孟尝君对冯谖,由最初的“笑而受之”,到“怪之”、“请而见之”,到“不悦”,到称赞,直至完全信赖,经历一个不断认识真相的曲折过程。既真实可信,又曲折有致。

整篇文章结构严密紧凑,布局生动自然;而行文却波澜层现,姿态横生;人物须眉耸动,饶有兴味。


齐人有冯谖者1,贫乏不能自存,使人属孟尝君2,愿寄食门下。孟尝君曰:“客何好?”曰:“客无好也。”曰:“客何能?”曰:“客无能也。”孟尝君笑而受之曰:“诺。”左右以君贱之也,食以草具3

居有顷,倚柱弹其剑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4!食无鱼。”左右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食之,比门下之鱼客5。”居有顷,复弹其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出无车。”左右皆笑之,以告。孟尝君曰:“为之驾,比门下之车客。”于是乘其车,揭其剑6,过其友曰:“孟尝君客我7。”后有顷,复弹其剑铗,歌曰:“长铗归来乎!无以为家8。”左右皆恶之,以为贪而不知足。孟尝君问:“冯公有亲乎?”对曰:“有老母。”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,无使乏。于是冯谖不复歌。

后孟尝君出记9,问门下诸客:“谁习计会10,能为文收责于薛者
11?”冯谖署曰12:“能。”孟尝君怪之,曰:“此谁也?”左右曰:“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。”孟尝君笑曰:“客果有能也,吾负之,未尝见也。”请而见之,谢曰13:“文倦于事14,愦于忧15,而性愚16,沉于国家之事,开罪于先生。先生不羞,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?”冯谖曰:“愿之。”于是约车治装17,载券契而行18,辞曰:“责毕收,以何市而反19?”孟尝君曰:“视吾家所寡有者。”

驱而之薛,使吏召诸民当偿者,悉来合券20。券遍合,起,矫命以责赐诸民21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

长驱到齐,晨而求见。孟尝君怪其疾也,衣冠而见之,曰:“责毕收乎?来何疾也?”曰:“收毕矣。”“以何市而反?”冯谖曰:“君云‘视吾家所寡有者’。臣窃计,君宫中积珍宝,狗马实外厩,美人充下
22。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!窃以为君市义。”孟尝君曰:“市义奈何?”曰:“今君有区区之薛,不拊爱子其民23,因而贾利之24。臣窃矫君命,以责赐诸民,因烧其券,民称万岁。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。”孟尝君不说25,曰:“诺,先生休矣!”

后期年26,齐王谓孟尝君曰:“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27。”孟尝君就国于薛28,未至百里,民扶老携幼,迎君道中。孟尝君顾谓冯谖曰:“先生所为文市义者,乃今日见之。”冯谖曰:“狡兔有三窟,仅得免其死耳。今君有一窟,未得高枕而卧也。请为君复凿二窟。”孟尝君予车五十乘,金五百斤,西游于梁29,谓梁王曰:“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30,诸侯先迎之者,富而兵强。”于是梁王虚上位31,以故相为上将军,遣使者,黄金千斤,车百乘,往聘孟尝君。冯谖先驱诫孟尝君曰:“千金,重币也;百乘,显使也。齐其闻之矣。”梁使三反32,孟尝君固辞不往也。齐王闻之,君臣恐惧,遣太傅赍黄金千斤33,文车二驷34,服剑一35,封书谢孟尝君曰36:“寡人不祥37,被于宗庙之祟38,沉于谄谀之臣39,开罪于君,寡人不足为也。愿君顾先王之宗庙,姑反国统万人乎?”冯谖诫孟尝君曰:“愿请先王之祭器,立宗庙于薛。”庙成,还报孟尝君曰:“三窟已就,君姑高枕为乐矣。”孟尝君为相数十年,无纤介之祸者,冯谖之计也。

注释:

1 冯谖(xu`n):人名。

2 属:嘱,请托。孟尝君:即田文,齐国贵公子,为战国四公子之一。

3 食以草具:用粗糙的器具来供给他饮食。指饮食低等。

4 长铗归来乎:长剑啊,我们还是回去吧!铗:剑。

5 比门下之鱼客:比照门下吃鱼的食客。

6 揭其剑:高举着宝剑。揭:举。

7 客我:以我为客人。

8 无以为家:没有东西赡养家庭。

9 出记:贴出告示。

10 计会:即会计。

11 收责于薛:到薛地去收债务。责:通债。

12 署:签署姓名。

13 谢:道歉。

14 文倦于事:我事务繁忙很疲倦。文:孟尝君名田文。

15 愦于忧:忧虑国事而头脑混乱不清。愦:昏愦糊涂。

16 (nu7)愚:懦弱。

17 约车治装:约定日期准备车辆和行装。

18 券契:即债券,关于债务的契约。

19 以何市而反:用来买什么回来。市:买。

20 合券:核对验证债券。

21 矫命:假托孟尝君的命令。矫:假托。

22 下陈:在堂下站着。古时供人玩弄驱遣的女子地位低下。

23 拊爱子其民:爱抚百姓,视民如子。

24 贾利之:像商贾那样在他们身上取利。

25 说:同悦。二字是古今字。

26 后期年:其后一周年。

27 “寡人”句:是罢免职务的委婉说法。

28 就国:有领地的朝廷大臣被免职后要回到自己的领地去。

29 梁:指魏国,魏国首都大梁,即今河南开封。

30 放:放弃,指齐国罢免孟尝君。

31 虚上位:空出最高的官位,指相位。

3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