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谈充闾

悠然回首见南山——拜读王充闾诗词集《蘧庐吟草》

【 字体:
2019-09-22 21:05:30  阅读次数:226 次

悠然回首见南山

——拜读王充闾诗词集《蘧庐吟草》

 

邰育诚

 

2010年夏,王充闾同志赠我一本他的诗词集《蘧庐吟草》,函三百多首诗词,每首都是精妙之作,情采并茂,引人入胜。我在陶醉其胜境,含咀其芳华之时,感慨系之矣。充闾读那么多书,有那么大学问!一个才子美人形象跃然于史海文渊之上。

我认识充闾是在1962年的夏天,那时他是营口日报副刊编辑,我当年在沈阳读书。同班的营口籍同学时而写点短文寄给家乡的报纸,我也跟着凑趣写点,有的竟予刊登了。我父亲知道后告诫我:“不要在圣人门口卖字。”我于是也就不写了。后来偶然见到充闾,他很平易,一点架子也没有,问我在校所学课程,完全是探求知识的态度,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。

我从学校毕业到了营口日报社工作,被分在政教组,跟充闾在一个组。我是见习生,充闾是责任编辑,是一位资深的新闻工作者了。我不会写稿,常向他请教,他也常给我改稿。闲时,报社有几个同志常在一起谈学问,充闾还把他喜欢读的书借给我看。他谦虚好学,不耻下问,知识渊博,在报社同志中是屈指可数的。他家在盘山县,他住机关宿舍,他把业余时间全用在学习上。他工作也勤奋。那个年代,春节只放三天假,他过完年从家回来总是带回一两篇好稿。为此,领导对他工作很满意,同志们也佩服他,不论年龄大小,都亲切地称呼他充闾。

后来他调市委工作了,我也离开了营口。1981年我又回到了家乡,在营口电台工作。有一回在开会时见到他。他问我:“你回来了,怎么也不告诉老同志一声?我们都不知道你回来。”我说:“你若是不当官,我就去看你了。”我想的是,充闾当宣传部长了,公务缠身,我去打扰他干什么。再说了,他是个嗜书如命的人,有一点点时间,他也要看书学习。我去他家串门,影响他工作学习多不好。另外,我还要避免巴结领导之嫌。后来我听人说,他对我的工作是较为满意的。

因为他家搬来市内了,于是我跟他的夫人冯大姐有了接触。冯大姐人非常好,是众口一致的。她全力支持充闾工作和学习。充闾也说,凡是成功的人背后都有强有力的支持者。冯大姐也说过充闾,说他下班进家,哪怕有五分钟饭没好,也要拿起书来看。充闾看书学习的执着劲,从他的诗里也能见到。《蘧庐吟草》中有多首诗写他自己如何读书。如《夜半吟哦》、《读书纪感五首》、《攻书》、《岁末抒怀》、《贺沈阳市图书馆新馆落成》、《大连市图书馆即兴》和《题赠沈阳市图书馆百年馆庆》等,从中也间接看到他对读书学习的态度。

读书是苦的,充闾的读书学习超乎常人。如《攻书》:

缒幽探险苦千般,夜半神劳入睡艰。

设问存疑挥战帜,堂堂书阵百重关。

即使在旅途中,他也不停地读书。又如《睡起》:

悠然一枕香山梦,卸却尘劳滤百思。

睡起忘怀家万里,床头遍觅杜陵诗。

家能忘,读书不能忘。《读书纪感五首》全面写了读书的情形。“绿浪红尘浑不觉,书丛埋首日斜时。”如醉如痴,到了忘记时间和空间的程度。

公眉先生说他:

才调风华我不如,典籍浩瀚尽归渠。

倘教三十年前见,妒煞先生太读书。

(《有感于<人才诗话>六》)

充闾读书之多,当代少见。《蘧庐吟草》中集唐人、清人和当代沈延毅先生诗句多至七八首。这要熟读多少诗,又得背诵多少诗!集沈延毅先生的诗句,又见出他对老一辈学者诗人的敬仰。他的著作《人才诗话》搜集关于人才方面的诗有几十例,这又要读多少书!他不仅博学,而且彊记。

充闾读书达到贪婪的程度,而且惜时胜金。他认为时间之珍贵在于一去不返,无法挽回,因此要抓住瞬息时间,把读书看成是不辱人生使命。《回头溪》和《丹枫一树》都有这层意思。《丹枫一树》:

转眼长林万叶空,流年似水水流东。

从知岁晚芳华尽,落寞丹枫着意红。

《对镜》一诗又写道:

对镜初惊雪渐侵,劳劳不觉又春临。

人生好景中年后,不到中年不解勤。

不少人到了中年便不事上进,而充闾却认为中年是好景开始,更要发愤读书学习。

“伫中区以玄览,颐情志于典坟”(《文赋》)”。充闾总是孜孜不倦地读书,博击陶挹于史海文渊,放眼于宇宙世界,这使他处事和认识事物都有新的高度。有人说,充闾的眼光和言行是超俗的。他有史家的深邃,哲人的精微,诗人的激情,文学家丰富的情感,还有淡泊的心境和敏捷的思维。

在《蘧庐吟草》中有很多诗篇是咏史的。如《昭陵怀古二首》、《邙山怀古四首》、《严陵钓台二首》、《瑷珲感兴》、《辽阳二咏(浪淘沙)》、《张家界》、《三日浦》、《土囊吟三首》、《蒲甘杂咏七首》、《漂母祠三首》、《闾山咏史三首》、《东上朝阳西下月五首》和《成吉思汗陵》,等等。这些诗不是走马观花的产物,是对历史的洞悉,站在时代的高度作出的评论,能给人以启迪。

充闾能以小小诗句道出精微哲理,公眉先生评论他“深微得自读书功”(《再柬友人四首之一》)。如《楞严寺公园假山》:

邑有佳山不在高,风来也自响松涛。

胸中常有千秋鉴,放眼宁无万里遥。

1984年写的《昙花开过即枯黄委地余心有戚戚焉》:

一枝素艳惜凋残,旋现旋消补过难。

顾理失时成大错,花中我亦负方干。

2002年写的《回头溪》:

清泉汩汩出岩间,跳荡奔腾去不还。

待得投身浊浪里,始知回首恋青山。

这些小诗看似轻盈,看似写风光,却蕴含一个很深的哲理。

《文心雕龙.情采第三十一》有云:“立文之道,其理有三:一曰形文,五色是也;二曰声文,五音是也;三曰情文,五性是也。”充闾的诗可说是具有形、声、情的。他也像许多大诗人一样,写了大量的山水纪游诗。这些诗很有研究价值,都写得情景交融,情采并茂,是对中国三千年来诗歌的很好的继承和发挥。其中有一首五言绝句很有意思:

万景映清波,晨行傍小河。

不堪抬望眼,路上丑人多。(《晨行遣兴》)

小河怎么美呢?用“路上丑人多”反衬,极尽小河之美,写得绝妙。《妙香山纪游》是一首五言排律,公眉先生曾逐句予以点评。充闾的山水诗看似很随意,自然,但很隽美,音乐感也很强。

读书学习能铸造人的品性吗?能造就人的辉煌吗?对于充闾,我不敢妄加评论。我只能说,人的品性是由先天诸多基因,加上后天的学习和修养形成的。充闾有生以来便孜孜不倦地读书、求知。中华民族五千年来的文化经典是我们民族道德伦理的总汇,是人类文化的精髓,自然会影响人的性情和行为取向。《蘧庐吟草》中有一首《写怀寄友》的诗:

埋首书丛怯送迎,未须奔走竟浮名。

抛开私念心常泰,除却人才眼不青。

襟抱春云翔远雁,文章秋月印寒汀

十年阔别浑无恙,宦况诗怀一样清。

此诗是写给祁子青的。那时祁先生任《江南游报》总编辑。这首诗其实也是他自己的写照。公眉先生也说他“萧瑟宦囊余典籍,未妨终始作书生。”《读<柳荫絮语>感赋》。

且说两件小事:我听冯大姐跟我说过,早些年,家里每当换煤气罐时(当年营口没有煤气,家家烧煤气罐),他都不让后勤部门给安排,而是让孩子自己去扛。他说:“做这个工作有这个条件,不做这个工作跟群众一样。”他还常替邻居家买豆腐。他每天早晨五点钟出去散步,回来时捎带买豆腐。每天早上,邻居家把钱和盘碗放在门口,他出去时和自家的一块带上,回来时一块买回来。

他这么平易,可我见了他还是感到赧颜。原因是,我学习太差,见了充闾感到不好意思。有一次他问我:“最近看什么书?”我回答:“没看什么。”又问:“最近写什么?”我说:“写不上来了。”他说:“怎么,江郎才尽啦?是邰女才尽了吗?”又问我:“你业余时间做什么?”我说:“做饭、洗衣服、搞卫生、带孩子。”他听了,没说什么。他这一没说什么,我感到自己太不争不进,陷于很深的自责。

“读书破万卷,下笔如有神。”这是杜甫的诗句。充闾就是这样一个人。他思维敏捷,下笔千言,一挥而就。记得,1986年的早春,我市组织一场风筝比赛,赛况很热闹。充闾和陈怀老师都在场。我写新闻稿,我说:“充闾,你写首诗吧。”他没说什么,很快就写出两首律诗《迎春风筝比赛二首》,陈怀老师又很快就和上两首,他们的才气太叫我惊叹不已。

读书是高尚的劳动,读书是创造,是改造自身和有功于世的手段。充闾是否这样想,我不晓得。从他的诗中可以看到什么呢?我想并非是为“书中自有颜如玉”吧?还有如:“绮思妙悟耐寻思,天海诗情任骋驰”,“书城弗下心如沸,鏖战频年未解兵”,“学海深探为得珠,清宵苦读一灯孤”,“如饮醇醪信不诬,朝朝伏案勉如初”,“探骊寻珠五十春,一番晤对一番新”(《读书纪感五首》)。是的,是晤对,是深探宇宙之珠。为此,他竟然陶醉一生。他的《自嘲》诗云:

煮字生涯岂等闲,负沙搏浪苦浮潜。

熊鱼窃笑贪心甚,功业文名欲两兼。

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而充闾却要两兼。《大连图书馆即兴》:

嗜书不讳一生贪,得味庄骚史汉间。

目涩始惊天色晚,悠然回首见南山。

公眉先生论诗有言,“让读者有不尽的思索,找弦外余音。”那么,这“悠然回首见南山”不是颇耐人寻味余音袅袅吗?充闾把他的诗词集名为“蘧庐吟草”,“蘧庐”一词出自《庄子.天运》,意思是旅舍,只是临时居处,不能久住。在他一生著书立说中只把诗词创作作为偶而为之,并非他著作生涯的本旨,但这偶而为之也给了我们一斛闪闪发光的珍珠。

如果要问我,读了《蘧庐吟草》学习些什么,有什么体会。应该说,体会多多,要学习的很多很多。从根本上说,要学习充闾拼搏不间断地读书学习精神,即不断探索的精神。


作者简介:

邰育诚,女,1939年生,原籍营口县大石桥镇。1963年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,到营口日报社工作,1981年到营口广播电台任记者编辑,1999年退休。有诗文集“峨轩咏谭出版。”

 
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