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谈充闾

我 与 充 闾 无 缘

【 字体:
2019-10-09 08:52:39  阅读次数:191 次

我 与 充 闾 无 缘


姚志刚

 

事情已经过去19年了,可在我的记忆里清晰如昨。

那是19861228日的上午,10点多钟的时候,营口日报社文艺部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――

电话是市委副书记王充闾打来的,找我。

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他是市领导,我是进入报社刚刚半年的小记者,我不认识他,他找我做甚?

充闾在电话里对我说:“你写的《访公眉先生》我看了,我历来不赞成在报纸上用半文半白的语言写文章,但你这一篇写的还好,你能不能来和我谈谈公眉先生?”

我明白了,充闾书记是看了我当天发在《营口日报·辽河湾》上的散文《访公眉先生》,感于公眉先生的才华、境遇,想确切了解其人。

公眉先生姓吕,是盖州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教师,才高八斗,桃李滿门,然一生坎坷,多有磨难,我是带着一种钦敬的心情采写他的。因公眉先生精于古典文学,因此,我就用了半文半白的文笔写就了《访公眉先生》。充闾对古典文学也是造诣颇深,对公眉先生自然是惺惺相惜,因此来电话询问。

我大喜过望,一篇文章能引起市委副书记的关注,对我而言是求之不得的事情,我读过充闾著的《柳荫絮语》,并为他的学识所折服;我知道他是从报社编辑走上市领导岗位的,是报社当年的“三才子”之一,能与这样的人结交是我梦寐以求的。

10分钟后,我来到市委领导的办公楼。

传达室的值班人员给充闾挂了电话,充闾说他下楼来接我,本来他可以让我直接上楼的。

从传达室的小窗里,可以看见充闾走下了楼梯,我打开了传达室的门,意欲与充闾握手,然而我忽略了门上有弹簧,就在我松手之后,那门又弹了回去,正打在已经迈进门的充闾的前额上,那一下打的肯定不轻,我看见他用手揉了一会才定住神。

第一次去见市委副书记,就给其当头一击,我心中一惊,呆在那里。

幸好充闾神态自若,我心稍安,上楼之后,充闾详细地询问了公眉先生的近况,然后拿出一本1987年的挂历和一本他的《柳荫絮语》,还特意翻看了一下,看看有否缺页或断页,嘱托我在春节回盖州时转交公眉先生。

这一次的大煞风景让我懊恼了许久。

不久,充闾写了两首旧体诗交与我,一首是七律,一首是七古。作为一个报社的文学编辑,能得到像充闾这样的诗文大家的赐稿自然是高兴的事情,我当即编发,但在车间里排版的时候,工人将“七古”排成了“七律”,而我校对的时候竟没看出来,两首诗加一块儿不过百十来个字,标题错了我竟没看出来,出鬼了!

第二天报纸一出来,我可是一眼就看出来了,顿时又是心中一惊,呆在那里。

我知道,对于治学严谨的充闾来说无疑是“吃了一只苍蝇”,它会造成读者对充闾才学的误解。这显然是对充闾的又一次“当头一击”,而且这一击比上一击厉害的多,那一次伤在肌肤,这一次伤在心上。

有人劝我去市委找充闾解释一下,我没有去,已经铸成大错,我无话可说。我知道充闾是一定会来电话的,所以我就坐在编辑部里等待。

上午10点钟的时候,电话铃声骤响,我还是心中一惊,硬着头皮拿起电话。电话里充闾似乎很是无奈地说:“哎呀呀,怎么搞的嘛?”接着他换了一种语气说:“作为一个党报的编辑,认真是第一位的。毛主席不是说过嘛,共产党就最讲认真。我在报社当编辑的时候,看大样像姑娘绣花一样,看完大样之后,唯恐还有疏漏,要把大样拿回家里去,躺在床上再看一遍才放心……”言者谆谆,听者诺诺。

又一次的大煞风景,又一次的让我懊恼了许久。我能期待充闾的原谅吗?即便那样,我能原谅我自己吗?

我当然期望能有向充闾请教的机会,但不久充闾就走上了省委领导的岗位。我知道我与充闾无缘了。

其后的一年,辽宁省作家协会在营口宾馆举行“辽河散文奖”颁奖会,我受邀参加,进入会场的时候我发现充闾坐在前面,就赶紧找了一个角落躲了起来,不敢抬头,待散会后,急忙扎进人堆里逃也是的离去。

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,但人生的一次错误有可能会让人懊悔一生。

此后,我在办报上真的是“战战兢兢,如履薄冰”了,充闾的那一番话有如醍醐灌顶,时时提醒我工作上不可有一丝的马虎,做事儿讲求认真负责,第一是认真,第二是认真,第三还是认真,做人亦然。

人生最难咽的是后悔药呀。

我与充闾无缘,但在岁月的渐进中,我却有所感悟;经常谋面的未必是缘分,而一次的点拨却让人受益一生,此乃大缘呀!

 

原载20051027日《营口日报·辽河湾》

 

姚志刚 教过学,种过地,当过兵,演过戏,当过总经理,做过二十六年的记者、编辑。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、辽宁省曲艺家协会会员。曾任营口市诗歌学会副会长、营口市曲艺家协会副主席、营口市朗诵艺术协会副理事长、营口市婚庆礼仪学会名誉会长等职。

著有:《门王韩召善》,获辽宁省首届传记文学优秀作品奖(1999);《大道无门》获辽宁省第三届传记文学优秀作品奖(2003)、营口市首届辽河湾文学艺术优秀作品奖(2006);以及《人生之旅》、《姚志刚诗选》、《那时我们正年轻》、《走过岁月》等,2002年获营口市文化艺术贡献奖。

2015年创作并参与演出对口快板《大刀将军》,获第七届北京快板邀请赛二等奖、创作奖;2017年创作并参与演出群口快板《英雄连队英雄兵》获第四届艺韵北京群众曲艺大赛一等奖;2018年创作并参与演出群口快板《英雄飞夺泸定桥》获第十届北京快板邀请赛暨2018京津冀快板邀请赛一等奖、创作奖

2019年获全国最美家庭称号。

 
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