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悟充闾

印象与遐想——读充闾先生散文集《柳荫絮语》感怀

【 字体:
2020-11-19 13:39:08  阅读次数:968 次

印象与遐想

——读充闾先生散文集《柳荫絮语》感怀


王恩文


说到读充闾先生的作品,还是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,我得到一本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集《柳荫絮语》,才知道原来在一些文学期刊和报纸副刊上,曾经看到的各种类型的散文和旧体诗词,署名“汪聪”“柳荫”“林牧”“任之初”等笔名的作者,都是我们当时的营口市委副书记、市文联主席充闾先生。

打开充闾先生的散文集《柳荫絮语》,首先要读的是当代著名作家单复先生的《观博约取 积厚薄发》。单复(1919-2011),原名林景煌,生于福建晋江。祖辈为菲律宾华侨。他少读私塾,17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;18岁开始在福建晋江县法江小学做教员;29岁出版散文集《金色的翅膀》(巴金编辑);34岁肄业于福建南平师范专科学校;37岁到上海文化生活出版社做编辑(巴金为总编辑);著有多部散文集获奖。部分作品入选《中国新文学大系》等十多部选集。2011年逝世,享年93岁。2019年是他老人家诞生100周年。

单复先生以苏轼名句为题作序,评价充闾先生“不迷于官,却迷于文”,是“辽河之滨升起的一颗新星”。单复先生介绍,《柳荫絮语》所集一篇篇作品无论礼赞自然,感物吟志,还是涉古论今,微讽世态,“行文潇洒”“清新隽永”,犹如一行行“辽滨翠柳”。

记得那年一个假日的下午,《柳荫絮语》读后出屋,沿着辽河大街向东徜徉,欣赏街旁的绿柳,青荫翳日,翠带牵风,细品路柳垂枝绿叶拂面。深感辽滨翠柳自甘清苦,乐观向上的奉献精神。正是“恰似有人长点检,著行排文向春风。”(宋代孙光宪词句)

走着走着却想起著名作家杨朔当年“冒雨泥泞跋涉”,“体验生活”。

当晚回家还写下了几句感慨,名为《营口垂柳》。除题目之外,只记得“黄粉漫天成旧事,白尘遍地写新书”两句,其它记不得了。

多少年来,一到“万条垂下绿丝绦”的季节,我都要在晚饭后来到楼下,走到小区门口,一遍一遍地抚摸着路柳。每当这时,总会想起充闾先生提倡的“美化绿化了辽滨之城的行行路柳,是更值得大书特书的。”还有他当年引用过的那些诗句“杨柳非花树,依楼自觉春。”(萧绎)“城中桃李须臾尽,争似垂杨无限时。”(刘禹锡)“杨柳春风绿万条,凭鞍一望已魂消。”(陆游)“新栽杨柳三千里,引得春风度玉关。”(杨昌浚)

是啊,充闾先生欣赏的,正是“一树春风千万枝,嫩于金色软于丝。”1200年前儒雅潇洒的白居易笔下的那种情景,“野性爱栽植,植柳水中坻。乘春持斧斫(zhuó),裁截而树之。长短既不一,高下随所宜。倚岸埋大干,临流插小枝。松柏不可待,楩(pián)楠固难移。不如种此树,此树易荣滋。无根亦可活,成阴况非迟。三年未离郡,可以见依依。种罢水边憩,仰头闲自思。”这是一位封建官员的工作场景,更是一位诗人的生活经历。

今天,作为当代营口人,只有欣赏路柳,享受路柳,才会真正读懂路柳,才会真正读懂充闾先生。

“白头种松桂,早晚见成林。不及栽杨柳,明年便有阴。春风为催促,副取老人心。”“从君种杨柳,夹水意如何?准拟三年后,青丝拂绿波。仍教小楼上,对唱柳枝歌。”

“更想五年后,千千条麴(qū)尘。路旁深映月,楼上暗藏春。愁杀闲游客,闻歌不见人。”

诚然,白堤千古泽被后世,乐天绿化福荫万年。“江山如有待,花柳自无私。”(杜甫)是啊,那无私的花柳的绽放,给这江山风光增添了美丽动人,等待着人们的到来。“杨柳东风树,青青夹御河。”(王之涣)清淡若水,流露出诗人的款款深情。 “含风鸭绿粼粼起,弄日鹅黄袅袅垂。”(王安石)鸭绿代春水;鹅黄指新柳。在春风吹拂下,深绿色的溪水泛起粼粼碧波;在春日映照下,嫩黄的柳树垂下柔美细长的枝条。这是多么美好的画面啊!“杨柳千条拂面丝,绿烟金穗不胜吹。”(温庭筠)柳丝千条,如绿烟金穗;微风吹过,轻拂人面。可见这她在春天中的美姿。“绊惹春风别有情,世间谁敢斗轻盈。”(唐彦谦)柳枝摇曳本是春风轻拂的结果,可诗人却说是垂柳有意在撩逗着春风。

千百年来,文人墨客,万篇佳作。每每细细读读诵诵品品静静思思,其乐无穷,奇妙无穷。只有这时,才能懂点充闾先生。

读《昙花,昙花》时,看到作者为人才流逝而抱不平,我也着实为老寒士惋惜了好几天。陈浦自叹“放眼古今多少恨,可怜身后识方干。”正如自号“仓山居士”的“随园先生”袁枚的感叹:“呜呼!余亦识方干于死后,能无有愧其言哉!”袁枚毕竟有误终有悟。古往今来还有多少陈浦至今尚无人悟?

在《莫笑放牛郎》中,作者开篇引用了车尔尼雪夫斯基的一句话:“人是什么?是有渊博的知识、思考的习惯、高尚的情操的动物。”在讲述了某领导看见一青年写了“爱因斯坦”四个字,勃然变色,责备年纪轻轻不走正道,竟去勾搭“因斯坦”,“她有什么可爱的?”

我想起了我市组团招商引资赴苏州。当导游介绍“姑苏城外寒山寺,夜半钟声到客船。”时,说苏州又叫姑苏城。有位领导打断导游的话:“小姐,你说的寒山寺是不是县级市?”弄得在场的人啼笑皆非。

这是个别事例却足以说明,中学没念好又不肯学习的“在职研究生”,会荒唐到何等地步。充闾先生警告我们:“无知而有权,是危险的!”

读到《故垒情思》,我想起了小时候,家父常讲人们心中的“镇海侯”和血染营口大炮台的故事。记得1981年秋天的一个周末的下午,我和几位家在外地没有回家的中文专业同学约好,下课就一同去了海边的西炮台,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传说中的营口大炮台。

在瞭望楼上,望着大海,我站立了好长好长时间。当晚在《课堂笔记》本的皮上,我写下了“故垒旌旗古炮台,海风常忆虎狼来。神龙将士身犹在,血泪忠魂作榆槐。”

后来全国集邮联副会长王新中先生莅营视察,我有幸全程陪同。西炮台归来时,曾将拙句呈上献丑。

近日再读《故垒情思》,看到文中引用列宁的论述,不由地想起2020422日将是伟大的列宁诞生150周年。

读到“落后就要挨打”,令我浮想联翩,从180年前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?”的林则徐,想到120年前“庚子赔款”时的慈禧太后,一直想到60年前的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。”岁月几次还甲,沧海桑田。史策历历在目,刻骨铭心。

“无论历史的美好,还是历史的灾难,都需要真实。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。我们要擦清历史的镜子,抹去灰尘,以史为鉴,走好未来的路。”历史是未来的一面镜子。1964年10月16日震惊世界的“蘑菇云”、1967617日的一声巨响、1970424日的“东方红一号”,这就是今天常常提起的“两弹一星”。2020年不仅是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发射成功50周年,还是那叫所有敌人胆寒的核潜艇下水50周年。令人难忘的19701226日。

诚然,历史是不能忘记的!“忘记过去,就意味着背叛。”

充闾先生在《故垒情思》文末感叹:“人们将永远把你铭记。呵,西炮台!”

(作者为诗人、王充闾文学研究中心研究员)
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