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悟充闾

敬充闾先生诗歌二十一首

【 字体:
2021-11-28 12:57:08  阅读次数:296 次

敬充闾先生诗歌二十一首

 

张家安

 

读王公充闾前辈诸文集感赋十首


同邑张冰先生,余之故交也,操觚作文,顷刻可成,于诗酣酒热间,论及文坛耆旧,而必申私淑王公之意也。夫王公者,本名充闾,又以汪聪、林牧、柳荫、任之初等号显于时,乙亥二月生,世隶盘锦。初为教师、记者,继任省市领导,虽世务纷繁,然案间灯下之笔墨,未尝一日废也。数十年间,累牍盈箧,巍然可观。盖守其矩,遂执一省之牛耳;能通其变,乃有天下之文名。若《春宽梦窄》《千秋叩问》《皇帝论》诸书,盛行不衰,而《国粹》《庄子》《文脉》三部,用力尤勤。唹兮,世之不朽者有三,曰立德,曰立功,曰立言,我王公则兼而有之。诚以待人而有德,敏于任事而有功,至于精要之言,岂须赘论?今张兄董理其文学研究院诸事,遂益知王公之生平也,遂作诗十章,用申寸忱焉。

 

异时屈宋出衙官,几砚生香犯雪寒。

心迹何曾违世俗,功名漫说误儒冠。

尝闻素节谋身易,岂解红尘得路难。

醒醉千秋吾辈在,为公暂放酒杯宽。

 

真趣逍遥物外来,忘机每欲绝尘埃。

世缘独悟收书卷,人境双清逸钓台。

借酒青莲浇梦苦,迁官白傅解民哀。

无因朝市还他界,自是心平岳对开。

 

辽海文才占七分,竞看椽笔出清芬。

一襟霁月来青琐,百卷雄章耸碧云。

为政还从人性论,化民堪省鲁儒殷。

高情未废春秋法,绝唱宏开班马文。

 

独凭只眼看乾坤,宿习经年种慧根。

千古兴亡归笔砚,一朝治乱幸安存。

宜循大化讥蛮触,肯贾真才役梦魂。

梦窄春宽观冷眼,甘霖犹待被新恩。

 

漫道鸿编字字香,真情化雨到农桑。

黄河涛浊声声暖,紫极光澄夜夜凉。

王气从来通草木,悲歌自古起沧浪。

春风料峭安排尽,谁信寒荒傲海棠。

 

归舟更起广陵涛,千古撑来仗一篙。

风急独倾三斗酒,骥行真对九方皋。

情牵古道心潮涌,梦断龙墩汉月高。

回首濠梁何寂寞,鱼龟禽兽乐蓬蒿。

 

修到无为换故吾,珠泉圣雪汲羊湖。

其间趣味开胸臆,之外烟云逼画图。

海运图南鹏独往,山深转北鹤群呼。

高才况得如椽笔,万尺琼笺次第铺。

 

梅放昆仑雪压枝,孤芳凛厉肃瑶池。

千秋叩问连天处,一脉传承话古时。

且摘新蔬张绮座,莫垂夕照到琼卮。

高台荐赏饶高思,正是春风渐把持。

 

幽州一柱讶云台,援笔轻摇剑气开。

万劫诗书谐旧制,几多人物正新裁。

高风遥举摩天翮,边驿深阴拔地槐。

千古江山凭叩问,从来青眼属贤才。

 

芝兰盈室月低回,岂有雄才溷俗埃。

青绶悬腰仍尚雅,素心有梦更登台。

驹阴岂独悲川逝,风物频将袭郭来。

古道斜阳征路远,掠天椽笔扫云雷。

 

读王公充闾前辈《蘧庐吟草》书感

一集高轩好性灵,艳才非复少年行。

灯笼太守怜初咏,秀士白衣矜正声。

濠上观鱼如悟我,宦中轻利岂为名。

芙蓉滴露香兰笑,肯念苍生寄管城。

注:1948年13岁时,先生于私塾作《灯笼太守》诗;又于1959年作《刺“白衣秀士”》。

 

题浑河下游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未向云途叹莽苍,风涛涌处转青廊。

百年烟雨连三岛,坐遣诗情共久长。

附前辈元玉:意绪飘岚入莽苍,高山流水翠云廊。一川草木通王气,始信源头意味长。

 

访古楼兰遗址未果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渐萎胡杨忆旧年,重阴曾托几时天。

漫从风影惊陈迹,一曲悲歌共怆然。

附前辈元玉:大漠沉埋若许年,惊沙狂卷漫遥天。残垣不见成虚忆,百快当时一惘然。

 

盘锦红海滩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滩头风物见清佳,吹起涟漪浴晚霞。

难得劫馀成此境,一篙风雨出红花。

附前辈元玉:辽东湾北景偏佳,海畔彤彤列绮霞。绿满蒹葭金罩野,白鸥轻吻碱红花。

 

盘锦百里苇塘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欢情续处即横塘,一棹渔歌两鬓苍。

吹老苇芦多少事,与谁百里按清商。

附前辈《风雨苇塘》诗:蛮风烈雨扫芦塘,犹有闲情入莽苍。绿到须眉天不管,冲霄翠鸟奏宫商。

 

烂柯山即兴用王公充闾前辈韵二首

樵径才开向上行,仙凡算计共楸枰。

翻天覆地馀莺语,错听当时落子声。

仙尘两界欲何行,着实迷茫此一枰。

曾记升天到鸡犬,可怜斧柄献殊声。

附前辈《烂柯山》诗:烂柯山下少人行,不见王生见石枰。斧柄未留留话柄,仙凡一样重虚声。

 

瑷珲感兴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国恨家愁到眼纷,当年一纸黯销魂。

重来负我清游趣,独对乌苏指暮云。


附前辈元玉:

江天寥廓雁纷纷,高阁登临忆国魂。

岁月难平庚子恨,长松如盖已干云。

 

题成吉思汗陵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秋原萧索白云多,大造枯荣岂奈何。

其奈灾荒其奈乱,亦称王霸亦称魔。

驱兵马踏苍生骨,挽日人期鲁氏戈。

汉武秦皇今数尽,往来未绝凤兮歌。

 

附前辈元玉:

灭国开疆枉自多,强梁无奈死神何。

衢街枕藉横尸骨,妇孺凄惶说战魔。

踏破山河驰铁马,凿穿欧亚挺琱戈。

长生终竟成虚话,一样金棺伴挽歌。

 

己亥岁末与友小酌书感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一席能同月旦评,相知岂独是同庚。

清琴佐酒酣陶令,深夜言神怨贾生。

回首沧桑聊任物,引杯风雨总关情。

平生我亦东西惯,珍重喃喃问语声。

 

附前辈《岁末抒怀》诗:

行藏奥藴任猜评,暂息蘧庐七二庚。

入仕碍难存至性,耽诗端可慰平生。

青云鸿鹄高天侣,燕石湘兰大雅情。

鸥鹭不争车马道,狂庄圣孔伴鼾声。

 

鲁迅先生逝世八十三周年书怀用王公充闾前辈韵

欧风吹过百年时,椽笔宏论病不支。

吶喊正怜家国窘,彷徨欲遣子孙知。

千钧利剑初心在,一曲悲歌壮志迟。

向此尘寰欲回首,冀谁警世苦寻思。

 

附前辈《悼鲁迅先生》诗:

崎岖历尽惜明时,红烛长燃力不支。

珠玉未随清梦杳,文名久被世人知。

萍踪汗漫千程远,噩耗沉埋半载迟。

静夜无眠怀旧雨,一篇薤露寄哀思。

(作者为王充闾文学研究中心研究员,营口市诗词学会副会长、著名诗人。)

 

主办单位:营口王充闾研究中心
版权发布:营口之窗网站 技术支持:营口爱思达计算机信息网络有限公司 (国家批准建站单位)